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洋的博客

记录每个值得记忆的瞬间,让自已徜徉在文字的海洋里,快乐充实!

 
 
 

日志

 
 
关于我

总是想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但总是有许多牵绊,人活着真累.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扫墓及我的父辈们的故事  

2010-04-05 10:3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4日,我们到金山乡下大伯家给爷爷奶奶坟前扫墓,去了好多人:大伯、二伯、爸爸、大姑、二姑、我们兄弟俩,还有大伯的儿子大哥。先来张照片,再慢慢介绍一下我的父辈们的故事。

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大伯和大伯母在自家的土灶上准备午餐和青团给我们吃。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当中的年纪大的是我大伯,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大伯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当中的是二伯。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二伯和我爸爸正在聊天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大伯家的门前菜地。

 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大姑和二姑。

       清明扫墓是我国的传统节日,在上海这个地方,现在的扫墓已慢慢演变成一种亲人之间团聚的机会了。在清明节期间缅怀故去亲人的同时与健在的亲人之间交流成了另外一种团聚形式了,平时只是偶尔打电话问候一下,否则一年之内亲人之间走动很少,所以一年的清明节,对于长辈们也是一个难得的节日。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爷爷奶奶的坟墓在大伯乡下的自留地上,上海金山这边现在多数不可以土葬了,大多数都是到公墓里去,由于爷爷奶奶去世早,当时可以把墓放在乡下,大伯乡下有地方安排,所以就没有进公墓。爷爷奶奶的坟墓边上是一片桃树,扫墓时桃花开得正艳。

清明扫墓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我的父亲是1956年从上海到江西去做垦民的,所谓垦民就是指在50年代的时候,上海粮食供应紧张,政府号召一部分人到其它地方去开垦,自谋出路。去的时候由我父亲的养父母和瞎眼的奶奶带去的,那个时候父亲只有八岁。

        我的父亲为什么会被人领养呢?我的爷爷(我从来没有见过)是金山区吕巷镇上的一个粮商,解放后没有评上资本家。原因是:爷爷的米行是爷爷和爷爷的妹夫两个人合开的,由于规模不大,请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万幸没有评上资本家。后来解放了,爷爷的米行也归公,爷爷安排在米行上班。由于家中人口多:爷爷、奶奶、大伯、二伯、我爸爸、大姑、二姑共七口人。奶奶在帮给人家做保姆,老夫妻两个人的收入没有办法养活一家人,于是只好先是把大伯过继给乡下我爷爷叔伯弟弟家。那时的大伯还经常从乡下逃到镇上家中,爷爷没办法,对他讲:你的户口到乡下了,家中没有口粮养活你,你还是回去吧!所以大伯很无奈,只有回到乡下,确实也没办法。

         大伯出去后爷爷奶奶还是不能养活一家人。于是准备再送出一个儿子。那个时候父亲的养父出现在吕巷镇上,父亲的养父和爷爷他们有生意上的往来,父亲的养父没有子嗣,所以爷爷有意把二伯和爸爸两个之中过继一个给他家。但是二伯岁数比爸爸大几岁,不愿意去,而那家人家喜欢小的,所以忠厚老实的父亲代替了二伯,命运却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昨天大伯说起那些往事,还一个劲地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勉强不得..........

       父亲到了养父上海蓬莱区(现在的黄浦区)的家之后,大伯他们还去看过几次。1956年,还在懵懂中的父亲随他的养父母及瞎眼的奶奶到了江西省泰和县做了垦民。上海的家人还一无所知,走之前和之后都没有给我的爷爷打招呼,可能父亲的养父怕父亲的家人迟早会带走我的父亲,所以来了个孤注一掷,远离上海,于是父亲的命运就与江西分不开了。

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女儿、外甥、侄女,他们这一代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历史,只知道在乡下很好玩,风景不错,很开心。

        父亲到了江西之后,一家人住在乡下祠堂里,父亲的养父母及奶奶能力有限,加上他的养父亲原来做过皇协军的伙夫(文革时上海还有人来查他,还好他只是个伙夫,没干什么坏事),少爷脾气还在,到了江西还没改,从不下地干活,只要有空不是出去打牌就是钓鱼。父亲的养母(我的奶奶)也没种过地,加上还有个瞎眼的奶奶,一家人到了江西还是满口的绍兴话兼带上海话,与江西当地人格格不入,家中日子过得极其困难。爸爸上学时米都没有,有米时菜没有,只好带点盐泡水过饭,那时的生活非常困难,现在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说起瞎眼的太奶奶,我们弟兄妹三个人只有我看到过。印象中,太奶奶一年四季都坐在床上,我那个时候经常到她床上爬上爬下,她从不责怪,总是叫我当心呀当心呀!害怕我摔坏了,妈妈讲起过太奶奶对我甚是疼爱,看到我在婴儿车内饿得哇哇叫的时候,还嚼饭给我吃,一次被妈妈看到,责怪了半天,太奶奶还狡辩说怕我饿坏。现在想起心里还觉得暖暖的。

        后来父亲在江西学习恋爱成家。其实上海的家人找到父亲江西的地址已经是许多年以后,后来大伯说起这件事,上海的奶奶都哭红了眼。家人到上海探望父亲时,已是人去楼空,由于当时通讯条件的限制,几经周折通过一个在江西共青城的知青再到江西的南昌省会那里才找到父亲的联络地址。奶奶叫二伯写了许多信到江西,但是还是杳无音讯。几年后还是父亲有一次到大队去买火柴看到一封上海来信,没有打开信,父亲已是满脸泪水。后来才了解到是他的养父扣下了信,所以父亲与他的养父之间因为这件事一直没有怎么说话,隔阂很深。

        这样父亲总算与上海家人联系上了,上海的奶奶也放心了些,毕竟那个时候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没有能力养活这么多人,即使是这样,奶奶叫二伯来信还是请父亲回上海一次,那个时候父亲已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了。在江西这边的爷爷奶奶还有太奶奶怕爸爸一去不复返了,但是父亲对他们说,不会丢下他们不管,后来爸爸到上海探亲几个月之后仍然回到江西。

清明扫墓及我的父亲这一辈子 - 海洋 - 海洋的博客

从右到左:父亲、大伯母、小姑、大姑、我妹夫。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